第679章 作为母亲

“一大半碗……”

舒望低头说着,擦了擦眼泪。

“我没尝过龟汤,一开始不察觉。直到看到了汤里的龟壳……”

看到舒望眼泪往外冒,白宋十分心疼,轻声安稳:“别哭了,只是半碗,不要紧的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舒望擦了擦眼泪,希冀地看着白宋。

白宋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放心,我不会拿孩子开玩笑。这只是一碗龟背汤,不是真正的堕胎药,影响不会那么大。等我煎药,日后更注重调理就好了。”

舒望一听,终于放松了,起身过来投入白宋怀抱,放声痛哭。

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爷爷要这么对我?他为什么要害我们的孩子?我们的孩子就这么不受人待见吗?”

白宋一手搂着舒望,一手攥成了拳头。

要孩子的命!

这是所有父母的逆鳞!

白宋恶狠狠地说:“李靖此人,阴险狡诈,表面仁义道德,内心全是私利!在草原,他抢我功劳!在成都,他畏战退避!在京城,他害我骨肉!”

后面的话白宋没说,但心里在想,若是孩子有个什么好歹,他就回到新唐城,设计让李靖死在战场!

“白宋……我好怕……你带我走好不好?我不想在这里呆着了。”

白宋心疼地将舒望抱得更紧,拍着她的后背:“好!我带你走!”

一股热血上头,白宋也不管了,拉着舒望就要出门。

房门刚一打开,外面一群人挡住了他。

李府管家站在白宋身前,低声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我的女人,现在就要带她离开!”

“我家小姐因为你成了现在这样,你害得她不够惨?现在这么做,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?”

“什么后果?不管什么后果,总好过被你们害死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?李靖做了什么,你们心里不清楚?”

管家眉头紧皱,没有说话。

白宋冷笑一声:“哼,现在没话说了?识相地就给我闪开!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。”

管家不再理会白宋,转头看向舒望:“小姐,到底发生了什么?您要走,至少也要一个缘由?老爷对小姐可谓仁至义尽,您这样不声不响地离开,是完全不顾李家的颜面了?”

“仁至义尽?”李舒望冷笑一声,眼泪滚滚而下,指着屋中,“害我的孩子也算仁至义尽?”

“老爷何时要害小姐了?”

管家越听越糊涂,思量了一会儿,想到了什么,立刻吩咐人去把一个下人抓了过来。

“给小姐说清楚,老爷都吩咐你做了些什么。”

下人不知道情况,不敢说话,被管家好一阵收拾终于忍不住了。

下人交代,三天前是老爷让他出门买了一副堕胎药回来,本来是要给小姐用的。

后来李靖后悔了,让他将药给处理掉。

下人为了证实自己的话,将写着药方的纸给拿了出来。

白宋看了药方,的确是堕胎药。

但情况有些不对,龟背汤和堕胎药完全是两码事。

如果李靖真的下定了决心,应该直接用堕胎药才对,因为这样更直接有效。

不用堕胎药,改用龟背汤,何必多此一举?

舒望也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,皱了皱眉,吩咐丫鬟将龟背汤给拿出来。

“这碗汤是不是爷爷特意给我准备的?”

“汤?什么汤?老爷知道这位公子每天都来给小姐送吃的,厨房就没有准备小姐的份儿了,哪儿来的汤?”

白宋眉头一皱,低喝一声:“立刻去查,看看这碗汤是谁给的!”

管家也意识到了问题,立刻封锁家门,但还是晚了。

李府的厨子已经跑了。

事情基本告一段落。

看来是暗处有人想要害舒望的孩子。

一个跑掉的厨子肯定不会是主谋。

背后或许是宗族长辈,或许是朝堂对手,或许其余兄弟。

能够怀疑的对象很多很多。

白宋和舒望并坐在床上,怔怔失神。

沉默了很久,舒望开口说道:“我宁愿是爷爷……没想到在我的身边有那么多潜在的敌人,他们都不想我们的孩子好过……”

白宋想的却是其他:“李靖……辛亏你悬崖勒马,否则我会把你的名字从凌烟阁划掉!”

“带我走吧,我还是不想留下来了,这里好可怕……好危险,我怕我一个不注意,我们的孩子就没了。”

白宋轻轻地将舒望揽入怀中:“你真的想好了?”

“我想离开,但也想保住李家的名誉,爷爷终究还是爱我的……就算宗亲对我有恨,我也希望通过保护李家的名声化解他们心中的恨意。我不想我的孩子一出生就被天下人指指点点。这个要求是不是很难?我是不是奢望太多了?”

“不多,一点都不多!是我亏欠你和孩子太多。”

“把孩子交给公主行吗?”舒望轻轻地靠在白宋肩头,低声问。

“什么?”白宋有些诧异。

“这些天我想过了,你说的并非没有道理,与其霸占着孩子,不如给孩子一个更加轻松的未来。我的身份不允许自己陪伴孩子出生后的几个月,这个孩子只有在公主的庇护下才不会引人怀疑。”

“舒望……你在说什么?”

舒望摇摇头:“你听我把话说完。你离开京城后,公主就在驸马府,没有人见过公主的现状,我怀孕的时间跟公主出嫁的时间吻合,如果两个月后是公主生子,没有人会怀疑。孩子依旧是白家的孩子,作为公主的血脉,他会得到更多的关爱。白宋,我求你一件事,让公主帮我照顾孩子,直到我光明正大地进家门。”

白宋愣住了,没想到舒望会作出这么大的改变。

舒望的计划跟白宋原先的计划完全吻合。

只是白宋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舒望拒绝了。

没有母亲愿意把孩子交给别人。

但舒望经历了今日的一切,她是真的害怕了!

害怕自己的一意孤行会害了孩子。

为了孩子的安全,哪怕再不愿意,她都心甘情愿做任何让步。

白宋沉默了,他知道这是一个当前最完善的决定,最顾全大局的决定。

但这样的决定再一次让舒望觉得委屈,白宋的亏欠又多了。

喜欢盛唐风流请大家收藏:()盛唐风流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