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5章 禄东赞嘴角,浮起了一丝古怪的笑容(求订阅求票)

禄东赞平静地看着一旁的程三郎,等到大殿之中的喧闹稍稍止歇,这才开口。

“还请小程太保出第二道题。”

程处弼转过了头来,看向这位连输三阵之后,虽然显得有些情绪低落,但是眼中却仍旧满满尽是倔强斗志的禄东赞。

果然是个人材,被自己连续击败了三次之后,居然还这么有斗志。

可惜,像这样的对手,我可以击败你一百次不带重复的。

程处弼想了想,朝着李恪勾了勾手指,在他的耳朵边一阵低语道。

李恪心领神会快步而去,快步到了程大将军那边。“叔父,程三郎让小侄过来拿那两件小玩意。”

“嗯……稍等一下。”然后一干大唐武勋重臣都好奇地凑到了程咬金身畔。

就看到了程大将军叫来了宦官拿来了一个托盘,变戏法般地摸出了两个镂空的黄金狮子,金光灿烂,耀花人眼。

他将这两个镂空的黄金狮子撂到了那盘中递给了李恪。

李恪有些懵逼地接过了托盘,下意识地打量着几乎造型完全一模一样的黄金狮子,错愕地抬眼看向程大将军。

程大将军冲他嘿嘿一乐,简单地挤了挤眼。“愣着做甚,赶紧拿过去。”

李恪不敢怠慢,端着这个托盘朝着程三郎走了过去,心里边甚是狐疑,为何程大将军拿这两只镂空雕琢的黄金狮子来干嘛。

这玩意能够弄出什么样的难题来难倒对方不成?

禄东赞的目光,也同样不离那托盘中的黄金狮子,心中甚是狐疑地打量着这两只黄金狮子。

“这两只黄金狮子,它们的重量,还有造型都是一模一样。

不过呢,其中一只是纯金的,另外一只是则掺了铅。

我想请禄大使,在不破坏这两只黄金狮子的情况之下,找出那一只掺了铅的黄金狮子。”

“只要禄大使能够在一柱香的时间之内,想到办法,那么就算禄大使胜。”

“哦对了,千万不能瞎猜哟,你必须要拿出一个令在场之人都无可辩驳的理由,证明哪一只是纯的,哪一只是不纯的。”

此言一出,殿内的一干人等,全都傻了眼,足智多谋的吐蕃第一智者禄东赞也是两眼一黑。

他身边的钦陵,还有桑布扎的脸色也变得灰暗起来,他们也听到了四面八方传来的窃窃私语声。

“掺了铅,可重量一模一样?这怎么找出不同,若是整块的话,兴许用肉眼观察出端倪。”

“可是这两只黄金狮子分明都是镂空的,而且还不能破坏,这如何能找得出来……”

“就是,这不是难为人吗。”

“废话,不难为人,怎么叫难题。”

“怎么样,诸位你们可有什么办法?”

“呵呵……除非把它们都砸碎重新熔炼,不然,根本就没有办法观察出来哪个是纯金,哪个是掺了铅的。”

不论是大唐朝堂之上的这些能人智士,还是那些诸蕃国使中的精明人物。

就连大唐皇帝陛下,此刻也忍不住露出了欣赏之色,小声地吐了句槽。禄东赞平静地看着一旁的程三郎,等到大殿之中的喧闹稍稍止歇,这才开口。

“还请小程太保出第二道题。”

程处弼转过了头来,看向这位连输三阵之后,虽然显得有些情绪低落,但是眼中却仍旧满满尽是倔强斗志的禄东赞。

果然是个人材,被自己连续击败了三次之后,居然还这么有斗志。

可惜,像这样的对手,我可以击败你一百次不带重复的。

程处弼想了想,朝着李恪勾了勾手指,在他的耳朵边一阵低语道。

李恪心领神会快步而去,快步到了程大将军那边。“叔父,程三郎让小侄过来拿那两件小玩意。”

“嗯……稍等一下。”然后一干大唐武勋重臣都好奇地凑到了程咬金身畔。

就看到了程大将军叫来了宦官拿来了一个托盘,变戏法般地摸出了两个镂空的黄金狮子,金光灿烂,耀花人眼。

他将这两个镂空的黄金狮子撂到了那盘中递给了李恪。

李恪有些懵逼地接过了托盘,下意识地打量着几乎造型完全一模一样的黄金狮子,错愕地抬眼看向程大将军。

程大将军冲他嘿嘿一乐,简单地挤了挤眼。“愣着做甚,赶紧拿过去。”

李恪不敢怠慢,端着这个托盘朝着程三郎走了过去,心里边甚是狐疑,为何程大将军拿这两只镂空雕琢的黄金狮子来干嘛。

这玩意能够弄出什么样的难题来难倒对方不成?

禄东赞的目光,也同样不离那托盘中的黄金狮子,心中甚是狐疑地打量着这两只黄金狮子。

“这两只黄金狮子,它们的重量,还有造型都是一模一样。

不过呢,其中一只是纯金的,另外一只是则掺了铅。

我想请禄大使,在不破坏这两只黄金狮子的情况之下,找出那一只掺了铅的黄金狮子。”

“只要禄大使能够在一柱香的时间之内,想到办法,那么就算禄大使胜。”

“哦对了,千万不能瞎猜哟,你必须要拿出一个令在场之人都无可辩驳的理由,证明哪一只是纯的,哪一只是不纯的。”

此言一出,殿内的一干人等,全都傻了眼,足智多谋的吐蕃第一智者禄东赞也是两眼一黑。

他身边的钦陵,还有桑布扎的脸色也变得灰暗起来,他们也听到了四面八方传来的窃窃私语声。

“掺了铅,可重量一模一样?这怎么找出不同,若是整块的话,兴许用肉眼观察出端倪。”

“可是这两只黄金狮子分明都是镂空的,而且还不能破坏,这如何能找得出来……”

“就是,这不是难为人吗。”

“废话,不难为人,怎么叫难题。”

“怎么样,诸位你们可有什么办法?”

“呵呵……除非把它们都砸碎重新熔炼,不然,根本就没有办法观察出来哪个是纯金,哪个是掺了铅的。”

不论是大唐朝堂之上的这些能人智士,还是那些诸蕃国使中的精明人物。

就连大唐皇帝陛下,此刻也忍不住露出了欣赏之色,小声地吐了句槽。

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:()大唐第一世家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