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0章 造化之门(终章)

“你未免高兴的太早了。”

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入耳畔。

黎尘清一愣,再次听到萧绝的声音,他吓的往地上看了去。只见萧绝的尸体躺在地上,根本没有生命的迹象。

“谁?是谁在说话?”黎尘清立刻举目四望,然而这个结界里,根本没有第二道人影。

“你不是一直想见我么。”声音又传了过来,只是这次不再是萧绝的声音,而是一道很低沉很低沉的声音。

黎尘清浑身一震:“轩辕黄帝!”

“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声音,蚩尤,不,你不是蚩尤。九黎族的余孽,还妄想毁灭本帝建立的华夏大地,灭我炎黄子孙。今日便让你魂飞魄散。”

话音落下,黄帝的身影浮现了出来。黎尘清看到了一个虚影,那是萧绝的魂魄。

“这怎么可能?这明明是萧绝的魂魄。”黎尘清不敢相信的说道。

“我就是他,他就是我。他的魂魄中本就有我的三魂两魄,他在死前对我进行了灵魂召唤,将我召唤了出来。”黄帝说道。

黎尘清倒抽一口冷气:“灵魂召唤!难道不是只有凝结了你的三魂七魄才能召唤黄帝之力么?”

“那只是方法之一,好了,九黎族的余孽,本帝可不想与你废话太多。这次就让本帝替子孙们除去你这个余孽吧。”黄帝说话间已经出手了。

黄帝漂浮在虚空之上,双手不断的变幻手印,就见乍然间,漫天的掌印如同落花一般飘然落下,直接笼罩着黎尘清而去。

面对萧绝的时候,黎尘清都尚且不敢掉以轻心,又何况现在直接面对的是轩辕黄帝,这个曾经将战神蚩尤斩杀的男人,他更是不敢有丝毫的分神。

看着漫天落掌坠落,黎尘清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,一股脑儿的砸出了一个个傍身术法。

“破空掌!”

“四兽印!”

“帝临九天!”

“……”

大开大合间,黎尘清已经释放出了十几道霸道无比的能量。整个结界空间随着颤动,似乎快要承受不住这些霸道的能量。

“没用的,在本帝的玄黄帝掌之前,任何术法都是蝼蚁。”

黄帝打出的一道道玄黄帝掌伴随着声音而落。那些威力巨大的掌印冲破了黎尘清的一道道强悍的能量。

嘭嘭嘭嘭……结界内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声音,脆弱的结界发出咔嚓咔嚓的破裂声。连凝结在结界外围的浓雾也正在散去。

嗖……与此同时,黄帝掠影而出,只见它瞬间依附在了冥王剑之上。冥王剑顿时就像有了生命一样,直接朝着黎尘清挥舞而去。

此刻被一道道玄黄帝掌笼罩的黎尘清,狼狈的垂死挣扎。当他看到冥王剑朝着自己的脖子强悍劈来时,他条件反射的就想用诛仙剑挡回去。

噗……黎尘清举起了右手,却来不及将诛仙剑挥舞出去了。他飞起的人头还能看到他的手横在半空,那血就像喷泉一样从平整的脖子里喷射出来,如同一朵妖艳血红的盛开的玫瑰花。

咚!

人头落地,黎尘清死不瞑目,一颗血淋漓的脑袋沿着祭台的台阶滚下去。

咚咚咚……人头所滚落之处,皆是留下了一朵血红的玫瑰花。

看到最先死的那个是黎尘清,公仪卿和龙轻舞等人面色一喜。可是她们还没有来得及高兴,就听身后噗通一声闷响。

众人吓的猛一回头,那是萧绝血淋淋的尸体从虚空中坠落了下来。

沉默!

一秒两秒三秒。

“啊……萧绝……”三秒之后,三女的叫声响彻云霄。

公仪卿龙轻舞和陆七七三人爬到萧绝身边,一个个抱着他哭喊。哭声悲痛,引来无数乌鸦飞过,传出低鸣的悲音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“门主……”

“萧绝……”

紧接着一道道悲声响起,整片天地之间瞬间被悲痛包裹。

“他还没有死。”

浓雾散去,一道虚影缓缓落下。

所有人为之一震,那是萧绝的魂魄么?好像是又好像不是,他的眼神很陌生,好像是一个皇帝在俯视他的子民,是那么的高高在上。

“你……是谁?”震惊间,公仪卿大着胆子问道。

“本帝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,不过你们都尊称本帝一声轩辕大帝。”黄帝沉声说道。

黄帝!

无数人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,都不受控制的跪了下来。炎黄始祖,轩辕黄帝。这是他们所有炎黄子孙的祖先啊。

噗通……噗通……跪拜声此起彼伏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严肃和敬重的表情。

“轩辕大帝,您能救救萧绝吗?”在其他人都在跪拜黄帝的时候,陆七七弱弱的问道。

“他是黄脉传人,我自然不会看着他死。不过他的身体已经不能用了,想要复活,只能重新塑造一具新的身体。”黄帝颔首说道。

“那魂魄呢?他的魂魄还在吗?”龙轻舞问出了关键的问题,如果魂魄不是萧绝原来的,那么重塑一个身体也没有意义了。

黄帝的目光看向龙轻舞,眸光中多了一丝柔和:“你是我轩辕一族的后人么?你同我女儿长的很像。”

“我是轩辕魅的后人轩辕流云。”龙轻舞说道。

黄帝眸光一闪:“果然是魅儿的后代。”

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”龙轻舞眉头一皱,她不管自己是谁的后代,现在重要的是萧绝。

对于她的无礼,黄帝一点儿也不介意,颔首说道:“你们大可放心,他的魂魄还是他的魂魄,我只是暂时取代了他的神识。待他新的身体塑造好了之后,便可魂魄归位了。”

“那要如何重塑他的身体?”三女激动的同时问道。

“造化之门。”黄帝沉声说道:“他需要进入造化之门,只有在造化之门后的另一个世界,才有办法重塑他的身体。”

听到这个陌生的名词,三女再次齐声问道:“造化之门在哪里?”

“你们不知道造化之门?”黄帝先是一愣,旋即又笑道:“也对,只有黄脉传人才会知道造化之门的秘密。你们现在应该找全十大风水法器了吧?”

十大风水法器!

所有人愣了愣,十大风水法器与造化之门有什么关系?

“黎尘清的手里七个,我们手里有一个,胡掌门有一个,玄空阁的莫阁主有一个,刚好十个齐了。”公仪卿盘算道。

黄帝颔首问道:“现在可都带来了?”

“黎尘清的七个法器在我这里。”林诗诗一听黄帝需要风水法器就自己的孙子,赶紧让萧承欢把包送了上去。

“我们金锁玉关派的也带来了。”胡嫣儿也赶紧送上去。

“我也带了玄空阁的风水法器。”玄空阁的莫阁主也毫不犹豫的把法器贡献了出来。

山河社稷图自然也被带来了这里,众人七手八脚的集齐了十大风水法器。

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黄帝对祭台上其他人摆摆手说道。

众人虽不想下去,但碍于黄帝的威严,还是听话的走下了祭台。

祭台上没了闲杂人等之后,黄帝便将十大风水法器按照一种古怪的顺序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图案。接着他便催动神力,同时让十大风水法器运转了起来。

无数道视线注视着缓缓上升的风水法器,只见十大法器一开始旋转的速度并不快,接着慢慢的开始快起来,最后则飞快的旋转起来,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从眼前掠过。

轰……突然间,旋转的十大法器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紧接着众人眼前出现了一副画面。那是山河社稷图里所描摹的山川与湖泊,但图上是假的,现在眼前的才是真的。他们似乎都能听到鸟语花香,那是另外一个世界。

“造化之门只接纳有缘之人。”黄帝和萧绝的本体缓缓飞向了那个世界。

“轩辕大帝,他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众女不舍的问道。

“不知道,一切单凭他的造化。或许五年,或许十年,或许二十年,或许永远回不来。”黄帝不确定的说道。

众女眼眶湿润:“不管多少年,我们等你,萧绝,你一定要回来。”

“造化之门关闭之后,十大风水法器会重新散落在华夏大地的不同地方。只有山河社稷图会留下,这个法器你们玄门好好保管。风水一脉永流传,玄门当道,莫无不从。”

黄帝的声音随着造化之门的关闭而消失,至此之后,风水界里仅存的两个独立的门派,金锁玉关派和玄空阁也并入了玄门,遵照黄帝的命令,共同守护着山河社稷图。

……时光如白驹过隙,朝露夕落,五个年头又过去了。

初雪过后,躲了许多日的太阳总算舍得出来了。萧家上下的佣人们早早将院子里的雪都清理了干净,因为他们知道,主子们一定会在半上午的时候出来晒暖。

果不其然,在太阳正暖的时候,萧家众人们一个个相约着出来晒太阳。一群女人们扎在一起,讨论着过年该准备哪些年货。

唯独只有公仪卿没有加入讨论,原因很简单,她正在训斥三个犯了错的孩子。手里惦着一根藤条,站在三个孩子面前严肃的训斥道:“站好了,别以为今天能再蒙混过去。你们谁先认错?”

“我。”忘语举手第一个承认道:“我知道错了,不该在上课的时候睡觉。”

“我也知道错了,我不该在上课的时候揍人。”小烦第二个承认道。

“我也错了,我没有看好他们俩。”忘尘最后承认道。

公仪卿气的不行,抖着藤条教训道:“萧忘语,别以为你比别人学的快就可以在上课的时候睡觉,一点儿规矩都没有。萧忘烦,你也别觉得自己能打得过小朋友就不知道收敛,再露出你的小獠牙吓同学,我就把你大门牙打掉。还有你,萧忘尘,明明自己不想去上学,就蛊惑两个妹妹在学校捣乱,今天我就先打你。”

“不要打哥哥。”忘语和小烦一左一右的赶紧跑上来抱着公仪卿的大腿:“妈妈,你不要生气了,生气会变老的,等爸爸回来就不喜欢你了。你也不要让我们去上学了,我们不想跟一群连一百以内加减法都算不清的小屁孩一起。所谓近墨者黑,近猪者笨。经常跟一群猪待在一起,我们的智商也会被拉低的。”

“什么近猪者笨,是近朱者赤,你们不要随便篡改成语。”公仪卿嘴角一抽。

“妹妹,你看我们的智商真的变低了,连成语都说错了。呜呜,妹妹,我不要变成猪啊。”忘语说着说着嘴巴一瘪就哭了。

“我也不要。”小烦也假装哇哇哭了起来。

公仪卿头疼的要命,揉着脑袋回头看向正在嗑瓜子的龙轻舞:“你倒是悠闲,你这女儿还管不管了。”

“有什么好管的,吊起来挨个打一顿就好了。如果打一顿好不了就打两顿。实在不行你把手里的藤条换成祠堂里的那条鞭子。我听承欢说,那鞭子打人可疼了。”龙轻舞磕着瓜子说道。

“哇……”龙轻舞的话顿时把两个假哭的姑娘吓哭了。这下是真哭了,祠堂里的鞭子打一顿,皮都要脱掉一层。

“妹妹,妈妈们都不爱我们了,我们去找爸爸吧,爸爸肯定不舍得打我们,也不会逼我们去上学。”忘语哭着说道。

小烦点点头:“我们去找爸爸,跟哥哥一起,他最聪明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看到俩姐妹耍宝,其他人纷纷笑了起来。

“还没进门就听到你们俩在哭,怎么了,谁欺负我的小情人们了。”

欢声笑语间,一道熟悉的男声传入耳畔。众人突然一愣,数道视线看了过去。

冬日暖暖的阳光下,他就像凭空出现一样站在那里。俊朗的脸上扬起邪邪的笑容,他还是那么的帅气,一如当初。

这一瞬间,龙轻舞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,那是一个夏天,她与他初见,他搂着自己的腰旋转,像跳华尔兹一样,那一刻,她记得自己的心脏跳的比往常快了许多。

“萧绝……”

龙轻舞喃喃自语,她想起来了,那个人叫萧绝,是她爱着的男人。

“萧绝……”

公仪卿眸光有泪,五年十年又何妨,春去秋来,她知道他会回来。

【全书完】

喜欢极品相师请大家收藏:()极品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。